进击的“富二代”潮人小罗凭什么吸住近千万男性粉丝

原创 Jessie  人物
2017-12-07  阅读 6,880 次

“小罗给路人50万现金测试人性”

“小罗开百万路虎怒甩欺负环卫工的拜金女”

“小伙装精神病街头测试”

“美女深夜挑战十大通灵游戏”

……

打开潮人小罗公众号,篇篇显示10w+实际100w+的阅读数据可见其内容的火爆程度。

2017年这一年里,资本的疯狂涌入,平台和网红的齐飞,一下子把短视频推到了“风口”上。在各类层出不穷的短视频内容中,来自秒拍、快手、内涵段子等平台的恶搞视频自成一派,占据了短视频市场的半壁江山,不少作品在微博、微信朋友圈被病毒式转发。

然而那些饭后用手机刷着搞笑视频,盯着屏幕傻笑的网友中,很多人并不知道,这种恶搞视频最早源于国外的Youtube网站,那个把它带进国内,一步步本土化,甚至在一定程度上“东北化”的人名叫罗睿。

他是潮人小罗的创始人、粉丝口中的“臭猴子”、媒体口中的“中国恶搞第一人”。他的视频在2016年短短一年内,获得了全网1000万粉丝的追捧。也因此被媒体称为“除papi酱之外增粉速度最快的短视频自媒体”。

潮人小罗所聚集起的巨大流量背后,有中国网民对自身生活压力的发泄、对社会现实问题的戏谑和嘲讽,以及对一种“正义恶搞”的强烈认同。视频中频繁出现的金钱、豪车、美女,将他塑造成了800万男性粉丝“希望成为的那个人”。

 

1/不堪回首 公司一年遣散两回

2015年12月的某一天,成了罗睿这辈子都不堪回首的一天。

这天,已经持续在内涵段子平台上发了半年恶搞视频的罗睿,照常和员工一起外出拍摄视频素材。计划由其中一人假扮贞子,吓唬电梯内的乘客,其他人负责全程拍下乘客们的真实反应。一切准备妥当,守在电梯旁观察许久后,罗睿小声对身边的“贞子”说:“上。”

起初一切都如罗睿预料般进行着,电梯内的十几名乘客大惊失色,其中一名女孩反应尤其剧烈,似乎被吓得不轻,而这一切都被隐藏着的摄像机完整地记录了下来。

所谓的恶搞视频,大多都以这种手法进行拍摄。无论是测试路人反应、整蛊路人、假扮特定角色整蛊还是其他形式,重点在于真实、刺激,观众要看的就是路人毫无防备的糗态。而如此带来的弊端,则是拍摄过程中各种难以预料的突发状况。

恶作剧结束后,回过神的乘客走出电梯,有人面露不悦,有人则哈哈一笑。罗睿特意上前安慰刚刚那名受到惊吓的女子,希望得到她的理解和原谅。就在这时,站在一旁的保安突然凑上来撺掇女子报警寻求赔偿。而那名女子的反应更加夸张,一瞬间竟倒地不起。

那一刻,路人投来的鄙夷眼光、突如其来的手足无措,使得罗睿呆立在原地,仿佛这一次,他变成了被恶搞的对象。

当晚罗睿就被扭送进了派出所。12月份的沈阳已是寒冬,他发着抖接受警察的反复盘问。后半夜他的父母赶到,然而只远远看了一眼,便转身离开。这对身为公务员的夫妇并非没有办法把儿子带回家,但是巨大的耻辱感还是让他们决定愤然离去。罗睿的父亲完全想不通:“家里怎么出了这么个东西......”

折腾一宿之后,女子同意接受两万元赔款,以“改善自己受到损害的精神状况”。第二天早上罗睿走出派出所大门时,三四辆采访车正停在门口等他。那篇《沈阳一罗姓男子电梯装鬼吓人……》的报道,直到今天还能搜得到。

接下来的两三个月里,本就对这份工作存有疑虑的员工们断断续续递上了辞职信,疑虑并非没有道理——做恶搞视频能称为一份正当职业吗?如果能,这份职业的未来规划又在哪里?对于这些问题,罗睿自己想得门儿清,只是这一切,他从来没和谁聊起过。

公司管理、情感维系,这些概念对那时的他来说既陌生又遥远。在初为管理者的罗睿看来,员工做好手头工作,自己把控大局方向,各司其职,有什么不妥?

员工集体离职带来了公司的解散。确切地说,是公司的第一次解散。

这是一个很难不叫人心灰意冷的局面,然而罗睿在谈到自己时,有个形容词出现得极为高频——盲目自信,这种性格特点放在创业者身上像是一把双刃剑,几次害了他又几次救了他。

倒退三年,罗睿还在日本留学,一边学着自己完全不感兴趣的专业,一边为了摆脱父母的控制,倒卖服装经营网店。当时身边很多年轻人都上Youtube看国外的恶搞视频,不同的是别人看完一乐,他看完则谋划起了“中国恶搞第一人”的事业。

“那会儿国内完全没有这种内容,我就是属于盲目相信吧,就是直觉这事能成。”罗睿口中的盲目相信,其实也并非完全盲目。再三追问下,他承认自己对一件事能不能成的判断,通常来自两点依据:一是有没有成功先例;二是大环境的走向。

以恶搞视频在Youtube上的火爆程度,可以说至少在国外是得到了验证的。而2014年底国内自媒体行业日渐兴起,短视频形式也初露端倪,这一切加在一起,成了罗睿所说的“直觉”。

自己导演自己出镜,再去58同城上雇两名一天100块的摄影师,最早的团队就这样成立了。当时国内最大的段子发源地“内涵段子”已经有了视频版块,罗睿注册了账号“小罗恶搞”,在上面发布了自己的第一期作品。

从最早单纯的恶作剧整人,为了恶搞而恶搞,到每一次出动都有理由、有话题,有委托人。找到稳定输出的价值观之后的“小罗恶搞”,开始受到越来越多网友的关注,也收获了一大批属于自己的铁粉。

人们乐于看他在视频里用花样翻新的整人手段惩治别人。有时是虐待老人的邻居,有时是劈腿背叛男友的拜金女,有时是在网络上骗钱的女主播。他在视频里开豪车、整白富美,不知从何时起,也坐实了“小罗是富二代”的传言。

事实上从始至终,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家出身、敢想敢做的东北小伙儿。起初卖服装、做潮牌生意是为了抵抗父母,至于抵抗什么,“不知道,那时候什么都想抵抗。”而拍恶搞视频、开公司则是完全出于兴趣,“就感觉不做太可惜了。”

 

2/短视频创业者的日常真相

访谈当天上午来到公司,罗睿没一会儿就被几名同事围在了中间,需要他处理和确认的事宜有些杂乱,和员工简单交代了几句,开始照例查看下午拍摄要用到的道具和演员情况。

这次为了恶搞一名疑似人妖的女主播,策划团队特意定制了一口棺材,还找了一名男演员化妆成僵尸。

今时不同往日,拍摄前期的准备工作已经不再需要罗睿操心。

当年公司解散后,他立即重组了团队,没过多久却由于相同的原因再次解散。至此,罗睿才终于踩够了公司管理上的坑,如今将近50人的团队分工十分明确。

“我不相信哼着小曲儿,拍拍脑门就能出好创意,我更喜欢用工业流水线的模式做创意。”如今做恶搞视频的团队和账号越来越多,竞争也愈发激烈,但罗睿从来不担心。“我这一路踩过的坑太多了,如果有人想照搬,那些坑他也得花时间再踩一遍。”

辗转三个场景后,拍摄差不多接近尾声,根据设计好的剧情,小罗把蒙着眼睛的女主播带到了一片荒地,成功引入了事先布置在荒地中心的棺材里,女主播摘下眼罩那一刻,辛苦化妆两个小时的“僵尸”一跃而起,镜头捕捉下女主播嗷嗷大叫四处逃窜的一幕。

一切顺利,埋伏在周围的同事纷纷现身收拾现场,把设备和道具送回公司之后,这一天的工作也就结束了。每天一条原创视频的任务不轻,但高效率的配合使得这个团队很少加班。

然而团队不加班,不代表罗睿就不用加班,他今晚要参与内涵段子发起的直播活动,作为第一批玩家,他必须给“老东家”捧场,同时保持和“段友”们的互动。回到公司后他匆忙扒拉几口外卖,眼看到了约定开播的时间,把外卖盒往前一推,就在餐桌边开始了直播。

“段友们好我是小罗。感谢进来的段友们……”“刷礼物的朋友们别刷了,咱们今天主要就唠唠嗑......”“别刷别刷,真不是套路,我在内涵段子上不赚一分钱......”“别刷了别刷了,感谢大家......”从直播开始到结束,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罗睿为劝阻铁粉无理智的礼物刷屏所用的时间,就将近二十分钟。

期间他一边讲述自己在内涵段子的“发家史”,一边多次带动直播间里的段友,掀起一波又一波的情绪高潮。“认同我是内涵段子第一条恶搞视频发布者的扣个1我看看有多少?”“直播间里罗家军口号刷一波,不给这些小黑粉留画面儿!”直播结束时,他和在线的5万人约定了暗号“罗家军出征,寸草不生”,表示期待有人在下一期恶搞视频下面留言这则暗号,以表明自己的铁粉身份。

看得出,此时不少原本进来看热闹的路人,等到直播结束时,已然情绪激昂,变成了小罗的死忠粉。

平均一年直播一两次,作为新晋头部网红,小罗深知让粉丝有一种离你很近,但又没有那么近的感觉是最佳状态。日常保持神秘感,是他在每一次直面粉丝时能够引起轰动的原因之一。

这位粉丝口中的“臭猴子”,本质上是一名典型的理科男。无论是打造内容,还是打造自己的个人IP,都显露出他深思熟虑的产品思维。

“我认同小步快跑,快速迭代。这不是我说的,是老马说的。我觉得这必须是互联网时代做内容的准则。”在罗睿看来,市场和受众的喜好变化之快,使得内容工作者必须放下“固执”,把评判对错好坏的权利、打磨内容方向的任务都交给市场。“至于内容,最终一定是引导到人身上的,粉丝看完视频记住的会是我这个人,喜欢上的也是这个人,这样才能在内容之外发挥更大价值。”

除了产品经理和内容创作者,作为公司的领头人,罗睿还必须兼具一名生意人的思维。“直播联运、游戏联运、广告联运,反正我是希望除了内容啥都能联运,有钱大家一块儿赚。”在商业化方面,他非常擅长也乐于去寻找生意场上的合作伙伴,“我更关心怎么能把整个盘子做大,同时死磕内容和流量。”

出于种种考虑,“小罗恶搞”这个名字在粉丝达到四五十万的时候,被他更名成了“潮人小罗”。这里的“潮人”在罗睿看来,可以归结为几个关键词:叛逆、坚持、不走寻常路。

 

3/坚守终出爆款 渐入佳境

2016年10月25日,潮人小罗公众号当晚推送的视频《刷保时捷开豪车,约会女主播~》爆火,播放量达到500万,当天就涨了30万粉丝。接下来的11月,公众号涨粉超过200万。

这不能算是潮人小罗的视频第一次实现病毒式传播,此前发布的许多内容都曾大规模扩散,但由于经验不足,大部分流量都被其它营销号抢走了。这也是为什么罗睿看到这个数据后,并没有像外人想象的那般兴奋,甚至,没有公司里其他同事来的兴奋。

无论取得超出预期的成绩,还是遭遇任何不顺利的境遇,他似乎总是带着一种超出实际年龄的沉着和冷静。公司里的员工大多以85后、90后为主,评价他时总是说:“罗哥心里有数。”

爆款终于为公司带来了盈利,不少品牌和APP找到潮人小罗为其定制视频。至此,罗睿团队也渐渐摸索出了自家粉丝最容易接受的植入套路。“不能太硬,其实只要找准那个点就行。可能是一个很小的点,但是观众注意力最集中的点,那在这个点上植入就能获得最大的效果。”像不少内容工作者一样,罗睿也坚定地表示:“如果一个植入非要我在品牌和用户之间做选择,我选用户。”

或许这就是粉丝们有时明知是广告,依然乐于点进来观看的原因,“潮人小罗的广告和非广告内容一样好看。”“这样的广告我愿意看一年。”是常常出现在评论区的真实反馈。

“不能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公众号火了以后,罗睿又开始招兵买马地拓展小号,围绕“潮人小罗”做起了矩阵。如今这个矩阵里已经有12个账号,全部由公司自己人运营。内容形式皆以短视频为主,只是所覆盖的领域完全不同。

如果说12个账号每天发布的内容全都由他亲自审查,照理说光是审查内容,罗睿就会忙得不可开交。但他却非常舍得将权力下放:“我现在只看结果,看数据。”

当你拥有一个粉丝加起来超过1000万的自媒体矩阵,那就意味着在短视频竞争愈渐激烈的今天,矩阵内的账号相互扶持,你的风险得以成倍地减小。“这个月你掉下来了,我就帮你一把,下个月你掉了,别的号也可以帮你。”因此,在微信自媒体阅读量全面下滑的状况下,潮人小罗的公众号矩阵各方面数据依旧在稳步增长。

男性用户占比超过80%的潮人小罗,瞄准的目标则是男性第一大号。

采访最后一天的上午,他刚好要对一名面试者进行复试。看着女孩的简历和资料,进行一番常规对话之后,他抛出了一个看似简单的问题:“你的职业生涯中,遇到过什么特别困难的事,最终解决了么?”

女孩支支吾吾地想了很久,“暂时没有想到。”

“ok,你可以先回去了。”罗睿起身,送走这位面试者,开始了新一天的拍摄工作。

 

本文地址:http://www.1zhao.com/2017/12/07/15392/
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 yizhaotv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一招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