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作家无人问,一篇爆文天下知

原创 Jessie  人物
2017-10-30  阅读 6,336 次

张先生说 | 张五毛

张先生说公众号创始人。

当作家十年赔了百万,做网红三个月全赚回来了。

 

张先生说,《北京,有2000万人假装在生活》是个意外。但是,一个月后,《我那些从不买单的公务员同学》再次刷爆朋友圈,48小时内阅读突破800w,没人再相信他的成功是意外了。

两篇超级爆文,是否让张先生总结出了“爆款规律”?被媒体称为“男版咪蒙”的他有什么成功秘籍?

十一长假前,我们找到张先生,将所有外界最为好奇的问题抛给了他。

以下为对话实录:

1/“如果早知道会爆,我可能会换个标题”

《北京,2000万人假装在生活》使许多人了解到张先生说这个公众号,谈及这篇文章,有人深感共鸣,有人义愤填膺。面对质疑,张先生坦然承认有一些“欠考虑”的地方,但对于他策划爆款一说,张先生则觉得有些委屈:“我要是有能力策划八百万量级的爆款,早就策划了,用不着等到2017年。”

一招:为什么会想要写一篇《北京,2000万人假装在生活》这样的文章?

张五毛: 7月23号。我记得是个周日,在这之前已经有五六天没更新,后台有很多粉丝在催更,于是我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写了这篇文章。

人在随便写点东西的时候,会下意识地选择自己熟悉的领域,对我来说最熟悉的,就是在北京生活的一些小感慨。

我是06年来的北京,在这里生活了11年,有太多的感触想表达。很多人说,我的文章写得很矛盾,看不出有啥观点。事实上,我原本就没想在这篇文章里输出什么价值观。我对这个城市充满感激,也有不少槽点。原本就是爱恨交织,相互矛盾的。

一招:你认为这篇文章的爆发背后,存在哪些偶然因素和必然因素?

张五毛:这篇文章发布之前,我还是小号心态,写的时候不够严谨,也没预计到它会爆。很多人说这篇爆款文章是我策划的,事实上,我到今天也不认为七八百万级的爆款是可以策划出来的。10w+可以策划,但没人能策划出700多万量级的爆款。如果我有这样的能力,我肯定不会等到2017年才去执行。

现在回过头来总结,我觉得做网络编辑的经历对我做自媒体是有帮助的。2007年到2010年我在腾讯做博客和微博的运营,那个时候对网络媒体传播、网络内容生产有一些认知。在做自媒体的时候,会有一些网感。

张先生说这个公众号实际上是2014年开的,最初的一批粉丝是从我的博客上导过来的,更新一个月积累了15000的粉丝,然后,因为不相信写文章可以养家糊口,就放弃了。一直处于停更状态。

今年6月,工作稍微清闲一些,又拾起来开始更新。这个时候,粉丝只有5000多。也没有太高的预期,因为整个环境已经发生了变化,大家都在说涨粉难,打开率低,所以,我也没什么目标,就是想随便写写。

比较意外的是,第二篇文章就拿了个10w+,标题是《如果你的人生很失败,请到山东来》,写的是山东酒桌文化。这篇文章让我很受鼓舞,让我觉得涨粉似乎也没那么难,粉丝数只有5000也是可以写出10w+。

又坚持了一个月,就有了《北京,2000万人假装在生活》这篇爆款。

事后我分析这篇文章成为爆款的原因,可能有三点:第一是选题,这篇文章讨论的话题能够引起很多人的共鸣。其次是标题,坦率地讲,这个标题有些标题党。再就是文笔,可能很多读者不喜欢文中的一些观点,但从文笔来说,我觉得还是不错的,读起来很流畅。

总结起来,我觉得标题、选题和文笔,这可能是这篇文章获得比较大的流量的三个基本要素。

一招:这篇爆文褒贬不一,如果重来一遍,你会对文章做哪些修改吗?

张五毛:我可能会换一个标题,把2000万这个数字改掉。这个数字是个概述,是一种修辞手法,但是会引起很多的误解。

2/“第二篇爆文之后,我总结出了扁担理论”

如果说一篇超级爆文是偶然,那么一个月后再出一篇阅读量更高的文章呢?是否他真的找到了自媒体人苦苦追求的“爆款法则”?张先生说有什么独特的标题技巧?“好标题”和“标题党”的界限又在哪里呢?

一招:一篇超级爆文为公众号带来近30w新增粉丝,也伴随了大量批评的声音,这些会对你造成困扰吗?

张五毛:公众账号没火之前,我没有做太多的商业策划和预期,也没有把它当做一个项目来做,突然火了之后,涌进来很多人,这个时候,我个人的策划能力其实是有些跟不上,会有措手不及的感觉,好在,我在公关行业干过很多年,帮客户应对过一些危机,也算是见过点世面。所以,很快就理清了思路,在内容上也做了一些调整。

我07开始在网络上写文章,对于批评有足够的免疫力,也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对于那些真诚理性的批评,我能听得进去的,也会有所改变。但对那些纯粹骂街的言论,我完全忽略不计。

一招:不到一个月时间,公众号又出现了第二篇超级爆文《我那些从不买单的公务员同学》,这篇文章涨了多少粉?你是否总结出了一些规律?

张五毛:大概涨了30w粉,到目前为止,这篇文章在我平台上的阅读量接近1000多万。

这篇爆文也是意料之外的,但标题是我认真拟定的。算是策划的吧。做网编时,我就总结出了一个起标题的规律,叫扁担理论。就是一个标题里要含有两个关键词,同时还要有一个语言钩子,把这两个词联系在一起,这样的标题就会非常有吸引力。

《我那些从不买单的公务员同学》这个标题,第一个关键词是买单,和钱有关,第二个关键词是公务员,和职业有关。语言的钩子是:从不买单。这是异于常理的逻辑,所以,它会成为一个钩子。

一招:你怎么看待新媒体时代的标题党现象,对于标题党你是如何定义的?

张五毛:标题党不是自媒体人创造的,传统媒体人也特别在意标题,新闻传播学院的学生也会专门学习标题的拟定,这是一门重要的课程。为什么现在标题党成了一种负面评价?

我个人觉得是因为网络时代,大家对“标题技巧”的过度使用造成的,为了攫取流量,完全丢掉了标题的严肃性和导向性。其实,起标题还是应该有一些基本原则的,可以断章取义,但不能断章曲义,可以适度夸张,但不能无中生有。

3/“一不小心把作家写成了网红”

“一不小心把作家写成了网红”,采访之初张先生这样调侃自己。一篇爆文涨粉几十万,或许是很多自媒体人梦寐以求的,但张先生却认为这并不一定是好事。被媒体比作“男版咪蒙”,从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赞赏和认可,但张先生却连连摆手:“这样往别人身上蹭,不好!”

一招:有人评价你是“男版咪蒙”,对此你怎么看?

张五毛:咪蒙和张先生说,都带有强烈的个人IP属性,我们最大的区别是,我是男人,她是女人。所以,视角必然会有不同,内容选材、甚至风格上也很有很大的区别。

我们唯一的相同之处,可能在于文章的流畅性和可读性上。我们都比较注意语言的节奏感。

事实上,我觉得我和咪蒙没有太大的可比性。咪蒙在自媒体领域已经非常成功,而我才开始摸索,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上。

咪蒙对自媒体行业有很大的贡献,她探索出了一条写作者的生存之路。解决了“带有个人IP属性的自媒体如何可持续生产标准化内容”这一难题。她也让更多的自媒体人看到了更大的可能。

一招:你写过三部长篇小说,你在其他媒体的采访中,也说过自己有个作家梦。你认为可以通过自媒体来实现自己的作家梦吗?这两者有什么区别?

张五毛:我来北京就是想要当作家,为了当作家,我做过图书编辑,了解了出版流程和基本规律。也去门户网站做过编辑,积累媒体资源,学习营销策略。2011年出版了长篇小说《公主坟》,虽然卖的还可以。但我觉得算不上是成功。因为搞纯文学写作,根本不可能在北京生存。

这些年,我一直在职场创业和专职写作之间摇摆。我曾开玩笑说,我是两手抓,两手都不硬。

我写长篇小说,必须得全职写,并且至少得一到两年,才有可能完成一部长篇。写《公主坟》之前,我自己做了一家公关公司,刚刚上路,赚了点小钱,就窝在办公室里写小说,结果把公司写黄了。然后在公关行业干了好多年,做到管理层,经济上宽裕一点,又想写小说。然后就辞职开始全职写《春困》,前前后后写了接近三年。我大概算了一下,我写一本小说,经济上的损失差不多有一百万。

这些损失很难靠版税弥补回来。现在图书市场不景气,作家卖一本书也就赚两三块钱,一本书能卖10万册就已经非常厉害了。

写长篇小说和写公号文其实区别还是蛮大的。做自媒体需要适当变通,需要研究读者的阅读习惯,传播规律,公众情绪等等。但写长篇小说,我只遵从文学写作规律,不会考虑市场和经济利益。

我对作家身份的认知相对严肃,比较传统。我不认为在自媒体上写几篇文章,就可以成为作家。做自媒体和当作家,对我来说,完全是两条线。做自媒体我可以向商业倾斜,向数据妥协,但写长篇小说,我只是为了个人梦想。我认为自己最有价值的文字在长篇小说里。

一招:据说你的广告排期已经排到了年底,当作家亏的钱是不是已经靠做自媒体赚回来了?

张五毛:没那么夸张!不过,确实有一些广告主找过我。现在来看,做自媒体应该可以弥补我写书造成的经济损失。

人生没有白走的路。很多人看到的只是一两篇文章的爆红,却没人知道我在别的领域沉淀了很多年。

现在有很多广告主找我,不是因为我写出过几篇爆文,而是因为我在公关行业干过很多年,更能理解甲方的传播需求,也能理解代理公司的利益需求。在合作上能最大限度地减少误解,达成共识。

流量比我高的自媒体有很多,但写软文像我一样认真的并不多。

本文地址:http://www.1zhao.com/2017/10/30/14940/
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 yizhaotv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一招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