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害我最深的不是前女友,而是英语老师

转载 案例
2017-08-28  阅读 2,501 次

丨一招案例丨
品牌:tutorabc
本篇推文投放于公众号“张先生说”。

1

初中开始接触英语,到大学毕业,学了11年。有过五任英语老师,他们无一例外地不喜欢我,我也丝毫不掩饰对他们的厌恶。我和英语老师的关系一直都在进行恶性循环——

英语老师:你学习不好,我懒得理你。
张五毛:我不学英语,照样可以上重点高中,照样考本科。
英语老师:这个学生不只是学习成绩不好,学习态度也有问题,简直没救了……

第一位英语老师姓陈。第一堂课,陈老师一上来就说了半个小时英语。秦岭大山里,竟然有人可以一口气说半个小时英语,简直是鬼斧神工!我们对英语老师的膜拜就此产生,对英语的恐惧也随之而来。对这位陈老师最深的印象是,不知道他在课堂上都说了些什么。

因为没有录音和电子设备做辅助,周围也没人可以问。为了记住陈老师的发音,我们只好自行研究出一套英语发音标注法,估计大部分中国学生都曾用过:good morning(发音:狗到猫宁);I'm fine, thank you(发音:爱木饭,三克油),这位陈老师有句口头禅是listen to me carefully。我们是挺仔细的,但真的啥都没听懂。

2

迷迷糊糊学了一年,离开书本上的中文备注,基本上一句英文也不会。带着无限恐惧,在初二时迎来了第二任英语老师。还姓陈,戴着金边眼镜,三七分头梳得一丝不苟。看起来很是和蔼。但上了两节课,就明白了:陈老师斯文的外表背后,有一颗烟熏火燎的灵魂。

这位陈老师倒不喜欢大段大段地拽英文,他是夹叙夹议的教学方式。只是此陈老师比彼陈老师毒辣一些。他最大的喜好是用英文骂学生,发现你面无表情,再给你翻译成中文。如果说我还有点英文幼功的话,那么全拜这位陈老师所赐。
shut up;shit;fool这是我记得最清楚的单词。

上高中时我对英语的厌恶到了极致。高中班主任是唯一一位让我心存感激的英语老师,因为他彻底放弃了我。

每次他叫我起来回答问题,我都是Sorry, I don't know。老师的回答从:sit down,please变成sit down,最后变成Next。

这位姓杨的英语老师,性格温和,憨态可掬。如果他不教英语的话,我有可能成为他的课代表。遗憾的是他不仅是我的英语老师,还是班主任。

为了使我们的关系不继续恶化,我在说了无数次Sorry, I don't know之后,终于鼓起勇气,去和班主任和谈。

我说:杨老师,以后能不能不让我在课堂上回答问题?我保证给你考个本科。

想想也挺有趣,我说的是“给你考个本科”,因为每个班主任都有考本科的教学指标,所以,我拿出考本科作为交换条件,换取我在英语课上的尊严。估计杨老师当时都快气晕了,但他还是大方地接受了我的条件。

就这样,我在英语课上不用再说Sorry, I don't know了。对英语成绩的彻底放弃,只好依靠政史地的登峰造极来补偿。高考时,满分150分的英语,我考了60多分;满分300分的文综合我考了280,几乎是凭借文综合的一己之力,把我送到了本科院校。

3

上大学后,又遇到了一位姓陈的英语老师。这一次是位漂亮的女老师。我打算重整山河,洗心革面,一举改变我在英语学习上的糟糕现状。

每天抱着英语课本在小树林里背单词,厚着脸皮去英语角和女生搭讪。经过一个学期的努力,我的英语还是挂了。不过,这一次挂得很壮烈——考了59分,有点虽败犹荣的感觉。

隔壁宿舍传来了一个可怕的消息:有个哥们说他考了56,给老师打了个电话,竟然过了。这消息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彻底毁灭了我对英语学习的所有努力。我的英语学习到此结束。不得不承认,在整个学生生涯里,给我伤害最深的不是前女友,而是英语老师。

4

既然学不会,也不想学了,就得有一套理论为自己作支撑。我的理论是这样的:英语是一门工具学科,就好比开车。不会开车照样可以生存,我可以选择其他的出行方式,还可以请xxx代驾。在这套理论的支持下,很长一段时间,我嘲笑中国的英语教学,嘲笑那些学无所用的英语学霸。直到参加了工作,直到英语成为我的职业瓶颈。我才开始直面内心,重建三观。

我做过三年网编,但不认识代码,这是相当可怕的事。

人家做网编都用快捷键,我做网编是纯手工技艺。跟做盗墓贼的感觉差不多,打开代码页,处处是机关。哪里都不敢动,哪里也不敢碰,只能严格按照导师教的方法,文字换文字,链接换链接。稍不小心,多敲一个空格,页码就乱了。三年网编,如履薄冰……

后来,进入公关行业,遇到了合资企业客户,英语短板显露无遗。

第一次见外方负责人,会议开始之前,我说了一句hello。热情的老外以为我懂英文,直接用英文和我交流业务。我以为他也就是寒暄几句,想等他停下来时,去把翻译叫过来。哪想到老外吧啦吧啦和我说了五分钟英文,我不好意思打断对方,只好不住地点头,说0k。

老外看我反馈很积极,交流的热情越发高涨,我已经有些不知所措了,必须终止他这种对牛弹琴的愚蠢行为。但一着急,竟忘了stop这个词。倒是想起了那位陈老师教我的shut up。

当我说出shut up时,老外头顶一串问号,耳后两行热汗。但不管怎么说,总算是让他停下来了。这个时候,翻译还没到场,气氛相当尴尬。我说:Can you speak Chinese?

老外拍拍我肩膀说:我晕,你不会说英文,干嘛要用hello和我打招呼?
我心想,也不是不会,只是会的太少而已。

我们给客户的正式提案,都要求是中英文双语。公司在外边请了个翻译公司做翻译,用了半年多,客户的中方负责人实在受不了啦,打电话给我说:兄弟,你们能不能换个翻译,你们翻译过来的文件,我看了都觉得磕巴,你让老外看,还不把门牙磕下来?

我说,咋不早说?我是英语文盲,你不说,我真不知道我们的翻译不行。
客户说:张先生,你最大的缺点就是英文太烂,这会成为你的职业瓶颈。

5

英语短板的制约不只在工作中,在写作和生活中也是无处不在。迄今为止,国内近现代作家的经典作品我差不多都读过,但外国文学作品我只看过十几部。

究其原因,主要是我和作者中间永远都隔着一个翻译。我搞不明白,外国人的说话逻辑是真的和中国人有别,还是翻译翻得太烂?

这么多年,我无数次翻开《百年孤独》,想要啃下这部名著,最终还是放弃了,因为实在记不住人名。如果翻译能把人名缩写成:何塞,苏拉、黛丝等等,估计我早已登上这座大山。

马尔克斯的另一部名著《霍乱时期的爱情》我熟读过好多遍,最重要的原因是翻译得非常棒,完全没有语言上的违和感。虽然人名还是很长,但好在人物不多,只需要知道男主和女主就行。

从外国文学作品中汲取的养分越多,就愈发意识到,英语不只是工具,它是我们通往世界的钥匙。没有这把钥匙,我和客户,和浩瀚的世界艺术之间,永远都隔着一个让人生疑的翻译。

6

有大学生发邮件给我说:大学生活很无聊,应该干点什么?
我说,如果你不知道自己该干啥,就抽空学学英语吧。
他问我为什么?
我说,你这辈子如果混不好,可能用不着英语,但如果你混好了,就一定会在某个时刻需要英语。你是想混得好还是想混不好?

道理不言自明。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英语就像开车一样,从选答题变成了必答题。张先生兜兜转转二十年,还是没能绕过英语这座桥。最近,又开始学英语了。

某同学推荐我去tutorabc(原vipabc)上课。这是一个在线英语学习平台。有一万多位外籍老师在线互动教学。tutorabc上没有那么多的“陈老师”。不用担心会有老师对我说shit,说fool。

和其他英语学习平台不同的是,tutorabc上的学习过程是加密的。学生能看到外籍老师,但外籍老师看不见学生。所以,你可以走着学,躺着学,甚至上厕所的时候也可以学,不用担心尴尬和犯错。

因为不怕出丑,不怕被骂,张先生过去一个月拽的英文,比之前20年说的都要多。前几天在篮球场遇到个老外,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展示一下英语功力。结果,老外对我说,你能和我说中文吗?我想跟你学中文。

想学英文的同学,现在就可以点击“阅读原文”去报名。张先生的粉丝均可享受免费一对一体验课的福利优惠!

本文地址:http://www.1zhao.com/2017/08/28/12542/
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 yizhaotv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一招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 #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