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投资人到创业者:天赋使命,链接每一位妈妈

2017-06-30  阅读 2,558 次

Momself | 崔璀

Momself创始人,头头是道基金董事。

能够长久发展的东西背后,一定具备可输出的价值观。

 

当我们准备下楼去迎接崔璀的时候,她已站在办公室门外,带着灿烂的笑容,干练而大方的和我们打招呼了。

她是头头是道基金董事,吴晓波老师的爱徒,从助理做到 COO,直到蓝狮子文创上市,但她最新的身份,是 Momself 的创始人。

Momself 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公众号,恰如其名,关注的不是亲子关系,而是妈妈这个角色本身。我的同事茹芸是这个公号的忠实拥趸,她和先生常常会针对公号的话题相互辩论,他们有一个可爱的女儿。

1/没有完美的妈妈

  当妈妈已足够完美

崔璀的儿子小核桃已经 3 岁多了。当小核桃在老家住惯了不愿意离开的时候,崔璀会抱着儿子撒娇,“我真的很想跟你一起回家呀,你跟我一起回去吧,我真的很想你。”

不过,儿子出生后的一段时间里,崔璀却陷入极大困扰,“情绪经常会低落”。“那种感觉就是,家人显得越正确,反而觉得自己越糟糕”,并且责备自己,“大家都在前行,我好像停住了,都已经是妈妈了怎么还能这样?”

尽管已经做了很多功课,努力成为一个完美妈妈。但在新生命出现的时候,所有的家庭都手忙脚乱。“时间上的困扰,生理上的困扰都可以克服,但是情感和情绪上的困扰,没有办法。”

“那时候我意识到,妈妈是家庭焦虑的出口;我还意识到,在迎来孩子的时候,所有家庭都没有准备好,不管你有月嫂,不管你有什么经验,你就是没有准备好,因为那是一个新的生命。”

这种顿悟使崔璀突然觉得自己也没那么糟,“我在代替家庭成员表达很多东西,承载的是整个家庭的焦虑,所以后面就慢慢好起来了”。

有一次,崔璀为小核桃晚上不愿意刷牙洗脸而烦躁起来,上网找经验有听儿歌的说法,然而也不奏效。翌日,她就将这个话题抛到选题会,得到了这样一个角度。

这个角度竟然是:其实对小朋友来说就两种时间,妈妈上班了就消失了,妈妈回来了就跟我玩。小朋友不愿意刷牙洗脸的原因,不是因为他们调皮,而是因为要和妈妈亲密陪伴。

当晚回家拥着儿子问,“你是不是在跟我玩?”当稚嫩的脸庞频频点头的一刻,崔璀感动的一塌糊涂,感受到身为妈妈的那份荣光。

至今,Momself 也不改崔璀的这份初衷,帮助妈妈们认识自己,表达情感,探讨和分享心得。

 

2/付费课程,10天20000人订阅

  我为梦想做好了准备

创业 Momself,很多人问,“崔璀你是生了孩子而有了勇气吧”,“可是我觉得其实每天都在为看到的梦想准备着,当梦想出现的时候就该伸手接住。”

崔璀挺正身姿,眼神流转,“我喜欢跟人相关的东西,更关注情绪。我还喜欢内容,喜欢传播,喜欢跟文字打交道,喜欢帮助别人去达成一些愿望。”

从策划编辑开始,得益于吴晓波老师完美主义的训练,崔璀将她对关系、情绪、管理和策划的心得炼至炉火纯青。现在,她又有了妈妈的身份和感悟。

苛刻的按照想象中的那个完美妈妈来规范自己,“那种感觉就像你举了一个比你贵百倍的花盆在走路,如履薄冰。”太多时候,妈妈们按照别人的标准规范自己的行为,无所适从,焦虑无助。

“对自己诚实,对别人诚实,承认自己也是蓬头垢面走过来的,表达自己有时候也有做不到的困境,妈妈这个群体真的需要有人帮她们说话的。”

“这是我希望成为的人,可以以我擅长的领域帮助更多妈妈,甚至是她们的家庭。”崔璀说。

洞察到如此庞大妈妈群体的无助感,除了公众号日常的内容输出,成为一大批妈妈群体的闺蜜。Momself 还开始创建社群,“妈妈群”、“爸爸群”、“辩论群”和大量的课程交流群里,每天都有许多新手爸妈在用 Momself 的价值观自主讨论问题,并相互鼓励。

此前,Momself 推出付费视频课程,10 天内竟收获 20000 人订阅,付费音频课程则累积销售近 5000 份的好成绩。

有一句话崔璀记忆深刻,“我们这一生最大的艳遇不是别的,是遇见一个更好的自己。”

“妈妈们要成为更好的自己,不是因为别人的训示和社会的标签,而是自我认知的觉醒……创业也是这样子的。”崔璀说。

 

3/别人只关心你怎么养孩子

  我们更关心你自己

“别人关心你怎么养孩子,我们更关心你。这是 Momself 的价值理念。”

当《孩子出生后 20 天练出马甲线》、《他们带孩子三岁之前环游世界》、《不做这 10 点你将为孩子遗憾终生》这类内容充斥市面的时候,共同营造了妈妈们焦虑的本源。

在新手妈妈们正在身份转换、焦虑不安的阶段,这种内容不仅没有替用户“解决问题”,反而是在“带来问题”。

“本质上会让妈妈更焦虑,因为妈妈在他们想象中是一个完美形象,可是所有的妈妈在某一个时刻内心深处都一定怀疑过自己是不是一个完美妈妈。”

Momself 被广为流传的一篇文章《父母真的只是为了孩子吗?》,探讨了家长自以为是的给予和孩子需要之间的关系,溯源到有了孩子之后,“我还是我自己,我一直都是我自己。”

这篇文章在知乎上收获近一万五千个赞赏,颠覆了“一切都是为了孩子好”的社会认知,成为新女性所接受的一个观点。

还有一篇文章《因为我的焦虑不安才成全了你的气定神闲》,被众多妈妈群体热烈讨论。代替曾经的文艺女青年如今成为妈妈的女性群体发声,为什么我会成为原本很讨厌的絮絮叨叨的样子。

文章溯源到妈妈在心理上承担家庭焦虑出口的自然反应,许多粉丝看后留言“原来是这样啊!我承担着这么重要的使命”,连许多爸爸也赶来点赞。

“我们不仅给妈妈一个更有效心灵上的安慰,还会去探讨为什么会有这个行为。因为当妈妈们知道为什么会做这个行为的时候,会很容易做出改变。”

这背后,有一套“系统论”支撑 Momself 内容背后的核心价值观。所谓“系统论”,是指每个人都是系统的一份子,都在承担自己的角色,不能只看一个人在做什么,还要看到另外的人在做什么,以至于这个人有了这样的反应。

由此观点看待家庭,比起只探究单一或片面家庭因子更为深入,且可避免过度简化或特定化等问题。这一方面的权威,是崔璀的联合创始人,北大心理学专家李松蔚博士。

这种角度如此实用。一个流传的例子是,有一个孩子被踩了,当妈的就和对方吵了起来,这个视频被放到网上引发热议。当时网上的声音一面倒的说这个妈妈太不懂得自控了,还有一种声音,说妈妈就是要保护自己的孩子啊。

但是从系统论的角度,Momself 则反问这个时候她的先生在哪儿,正是由于太太承担了先生的角色,才构成了那个场景下的疯狂。在一定程度上,Momself 就像是妈妈们的闺蜜,不仅开导思维,也在帮她们说话。

一招追问 深度洞察

一招君:同时作为投资人、创业者和妈妈,您会如何分配自己的时间和精力?

崔璀:这三个身份目前切分了我所有时间,但是当大家问我“你怎么忙得过来”的时候,我会说“其实每个人都不容易”。我现在大多数的时间用在工作上,包括我自己的项目和我投资的项目。但我会保证跟孩子在一起的时间更高质量。比如有段时间他不好好吃饭,我妈很着急,和我说“你看他跟你小时候一样难喂饭!”。我就问孩子:“你现在不吃,是想等我下班跟你一起吃吗?”他很小还不太会说话,但他说“是”。我觉得所有女人天生都会当妈妈,与其被育儿经左右,不如先蹲下来好好看看他。真正和他沟通、交流、互动,而不是用很多道理去束缚他。

一招君:如果以三个特点来形容你,会是哪三个?

崔璀:第一个应该是“比较善于认怂”,第二个应该是“韧性”,第三个应该是“退一步进三步”。我觉得我不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但是我是一个会退一步想的人,先诚实的面对自己,面对他人,这样反而会留有一些空间,不容易折断,更持久和灵活地推进。

一招君:您认为知识付费市场目前处于一个怎样的阶段?

崔璀:2016 年是知识付费非常火的一年,我们从行业角度观察,觉得今年是开始洗牌的一年。去年自媒体属于一个急速上升期,内容付费是非常迅速的变现模式,很多内容团队、平台都直接杀进来了,但今年用户在筛选的过程中,会更有选择性、更理智,所以内容付费的门槛也会变得更高。比如像“得到”、“喜马拉雅”等平台,把一些行业中非常顶尖的人拉下神坛,把他们从“专业领域”请出来,用专业团队进行运营、包装,然后生产出非常站得住脚的内容。所以,内容付费今年洗牌的标准,是内容本身要有系统性。这其实可以类比图书出版社、大学教室、传统培训等传统市场,碎片化的内容需要像 UGC 升级 PGC 一样,系统化的内容才能支撑内容付费。内容需要设计、需要架构、需要升级。

 

本文地址:http://www.1zhao.com/2017/06/30/8736/
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 yizhaotv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一招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